诗坛1+1,额头王字纹

文章栏目:国际 来源:99789信息网 时间:2019-11-03 11:45:48 阅读: 本文字数:18808字

 

 

谭延桐

毕业于山东大学文学院。先后做过教师及《山东文学》等杂志社的编辑、编辑部主任和主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读者杂志社及广西文联签约作家,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及广西文联签约音乐家。中学时代开始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歌曲等,散见于《人民文学》等海内外近千家报刊,计1200余万字。著有诗集、散文集、诗论集、长篇小说共19部。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意、俄、荷、日等多种文字。诗歌《那束光是斜着劈过来的》,入选大学语文教材。

谭延桐诗歌

1我把那晚的月光慢慢地炖成了一首诗

那晚的月光:明,净,鲜,美,嫩,甜

我是就着德彪西的《月光曲》,一点一点地

吃下了那晚的全部的月光的。从那

以后,那晚的月光也便天天都在浣洗我的五脏六腑了

月光,也是有表情的,而且

是表情丰富的。至今

我也没法描绘出那晚的月光的丰富而且生动的表情,尝试了

再尝试,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就可见,那晚的月光的表情,近乎禅

虽然,对于禅,我是并不陌生的

可是,那样的禅境和禅味儿,我又如何把握得了?

以一种别样的形式,炖啊

我把那晚的优质的月光,慢慢地,炖成了一首优质的诗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首诗的味道

以及这首诗的营养,以及这首诗的隐喻

不是我不想一五一十地说给你听

而是,那晚的月光,确确实实,是难以尽述

2向树要斧柄

樵夫的斧头,向树要斧柄,树便给了它

然而,善良的树,却接二连三地倒下了

倒下了,也坚决地就是不放过 如果

你见过那些变着法儿在肢解它们的触目惊心的场景

我估计,你就什么话儿也说不出来了

于是,斧头的事业,也便越来越红红火火

如果,太阳,那些斧头也够得着的话,太阳的头颅

肯定,早被砍下来了。我们的日子

以及我们的话语,就天天、天天都是寒冷的了

向树要斧柄,是不能轻易地就给了它的

还要仔细地看看 对,一定要看个仔细

那个斧头,究竟准备把它的激动

送给谁。如果,是送给了樵夫

你觉得会怎么样呢?如果,是送给了刽子手、敌人或魔鬼

你觉得会怎么样呢?其实

斧柄,本身就是武器,所有的叫做斧柄的武器

只要是携起手来,变成了愤怒的火焰

是足以把所有的凶恶的斧头都狠狠地教训一顿

甚至,以熔化的方式,彻底地改变它们的

3宫商

竖起。打开。旋律,便顿然响起来了

那些神秘的旋律,直抵肺腑

仔细地听,还会马上就听见:蜜蜂的翅膀

在不断地扇动的声音,以及

一个词,和另一个词,在相互撞击的声音

只是这些,就足以包揽一颗明月了

稍稍,变幻一下,所出现的平行线,也便

正好做了一列火车的轨道

沿着这样的轨道,一直一直开下去

港口,也便近在眼前

当然,继续变幻,也是没人会反对的

继续变幻 即使,有一种东西突然被卡住了

它久久地卡在那里,也会慢慢地长出

或是一缕幽幽的花香,或是一束灿灿的光芒

甚至,还会长出,许许多多的歌中之歌

每一首歌,都会像所罗门的歌中之歌那样

既是歌中的雅歌,也是仙界的牧歌

最后,还原,你再看,你再看哪

正在冉冉升起的

不是久违的宫商,又是什么?

4已是雪深一寸

贾政叫人看时,已是雪深一寸多了

那一寸多的雪,埋不住人世的荣枯

更埋不住越冷繁殖得就越快的话儿

早已下了梆子了,而话儿,却替梆子,在继续响着

一忽儿轻,一忽儿重,在继续响着

天气冷,请罢,别送了

当然是不送了 送,又能送到哪里去?

那么多的故事,都被挤满了

又能送到哪个故事里去?

那么多的结局,都已经被占有了

又能送到哪个结局里去?

贾政看完,笑道: 且留他住下,因材使用便了

于是,便有一个人,被留下且因材使用去了

那个人,而今,早已不在了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99789信息网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侵权或不希望我们转载请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